歡迎訪問to作文
你的位置:首頁 > 美文 > 原創美文 > 文章正文

在民國

時間: 2019-06-17 | 作者:高興 | 來源: to作文 | 編輯: admin | 閱讀: 476次

  “春風散,新芽墜,枯黃一抹傾城笑……”燈光乍起,紅幕前的人便站在高臺中央。外灘歌女是出了名的香艷嫵媚,臺上女子自然也一樣,但衣著倒是很得體。長裙的領子緊貼著脖子,這種旗袍的精致一直落到膝下,凹凸有致的身線顯盡之后下擺入初開芙蓉一般向四周微漲,最后輕垂于腳踝。女子看上去年齡不大,但紅褐色的復古式禮服她一樣掌控的很好。            臺下,沈煜放下手里的酒杯看向了對面的中年人,笑道:“要不是因為季小姐人美歌甜也是歌女界的一股清流我也不會成為這里的常客,季老爺好福氣。”            “雨柯從小就喜歡唱歌,本來是想讓她完成學業之后出國的,可是這丫頭啊說什么就喜歡唱歌。”季中振看著臺上的女兒會心一笑:“她喜歡就好,作為父親就要幫她達成。”            聽完季中振后面的話沈煜微楞,隨后又掛起了笑:“這也是季小姐生了一副好嗓子,適合唱歌。如果不適合.”            “沈煜,你不用這樣轉著彎說話,雨柯喜歡你很久了。你真的對她一點感情也沒有?”季中振依舊看著臺上的季雨柯,沈煜正準備說什么季中振又繼續道:“我的小女兒早就和陸公子定下婚禮了。雨柯啊……最讓人放下不下了。你約我出來無非是想讓我幫你留住家業,你父親生前是和我有交際,只是沈家這個爛攤子想留住可不是個容易的事。”            “季老爺。季大小姐無論是家世品行相貌都是一流,想找到上海數一數二的貴公子可一點也不難。您何必這樣送了女兒還砸錢呢?”邵華一直坐在沈煜身邊,看他表情實在為難才開了口。              沈煜的眉擰的更緊了,眉峰若有若無的凸起,起身頷首道:“季老爺邵華不會說話您別見怪。我還有事,先告辭了。”            上車后邵華問: “少爺,你干嘛求這種人幫忙?老爺生前和他兄弟相稱,現在倒好 .”            “相比起來他已經是最好說話的了。”沈煜輕嘆了一口氣,視線落向了窗外。          “少爺你快看!”邵華猛的踩下了剎車指向了街對面。          沈煜將視線收回,冷冷的吐出了兩個字: “開車。”            “少爺剛剛……”            “是季夢苒。”剛剛看到一身學生裝的季夢苒時候沈煜自己也有些震驚,兩姐妹長相一模一樣可是衣著打扮竟相差這么遠。            邵華這才認識到自己剛剛又失態了,扭頭看了一眼沈煜道:“少爺,你說為什么我跟了你這么久腦子還是轉這么慢啊?”            車停在了沈府的門口,因為沈家長輩表親多半都居住在這里,所以這座宅子占地面積很大。在沈老爺死后將所有的事情都交到了大兒子沈煜手里。沈府上上下下的事沈煜都要一一經手,因為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父親甩給他的不過是一個再也經不起任何打擊的空殼了,可是府里人絲毫沒有意識到。            沈煜剛到大廳沈韻晗就撲在他懷里哭了起來。              “韻晗,怎么了?”沈煜扶正了沈韻晗替她理好了頭發。              “哥,林母親讓下人把小黑抓走了。”沈韻晗一抽一泣的說著:“她看見我書上寫的黑貓能看見亡魂。她說母親被我害死了,她再也不會回來了……”              沈煜扯了扯嘴角努力掛起了笑:“不是的。母親是生病了才會離開的。我等下就幫你把那只肥貓找回來。”沈煜站起身向邵華吩咐道:“邵華,帶韻晗去外面買的小吃。”這么多年了沈煜每次都會讓韻晗避開府里的暗流,他只希望妹妹能留住內心的美好長大。              見沈韻晗走遠了沈煜才走進內廳幾個下人俯身道:“大少爺。”              “林倩呢?”沈煜問。            下人們早就習慣了沈煜說什么話都一個表情了,只是很少見他直呼林倩的名字,便有人慌張的開口道:“二太太在后院。”              “生意上的事這么快忙完了?”在沈煜進門時就有人偷偷去通報給了林倩,見沈煜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對林倩又補充道:“剛剛我去老爺的舊宅看了一下。”              “林母親。我敬你是長輩有些小事我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可是您行事未免太不及人心了。”沈煜坐了下來,手自然的放在了椅子的一側。            林倩怔了怔,嘆了一口氣:“這老爺一死,我做什么事都要看別人的眼色了?”            沈煜沒有要回答她的意思,但他的臉色已經給了林倩一個最好的回答。“韻晗養的貓呢?”沈煜沒有去看林倩,而是低頭看想向了丫鬟剛剛遞過來的茶。            “老爺剛死家里就出現一直上躥下跳的黑貓多不吉利。”林倩比較是長輩還是坐在了上座。            “林母親。”沈煜放下手里的杯子抬頭看了一眼林倩:“你一天要重復多少遍我父親的死?說多了對你也不會有任何好處。”            “無論如何這貓就是不吉利,萬一真的像書中寫的招來不好的東西……”            沈煜直接打斷了林倩的話:“在韻晗回來之前把貓安然無恙的還回來。如此就好。”沈煜的話音剛落便有幾個下人跑去尋貓。              “對了,林母親。關于我母親的死,我不想在府中聽見半個字。您如果沒事還是少跟韻晗說話.”              沈煜頓了頓,林倩知趣的接上了話:“罷了罷了,以后再也不多說話了。我還想多活幾年呢。”              “如此萬安。”說話沈煜便扭頭看向了門外:“二叔,進來吧。外面風大,涼。”                “小煜 ……”沈建安發現自己偷聽被發現了額頭上冒了些冷汗。              “二叔最近來正廳倒是來的很勤。父親生前你可是在偏院一住就是大半年呢。”沈煜看著沈建安,就想讓他給自己一個滿意的解釋。                “你父親死了,我也是怕這么多事你打理不過來。”沈建安似乎對自己的回答很滿意便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                  沈煜示意讓丫鬟給沈建安端茶過去,然后又笑道:“謝謝二叔關心。既然二叔想幫我打理一些事情那以后沈府上上下下的事情都由二叔接管好了。父親的位置二叔坐上去也沒有什么不合適的。”                沈建安有一種被餡餅砸中了的感覺,但是嘴上還是客套了一句:“這怎么行,沈家一直都是你一個人掌管著,無論是家里還是生意上都是順風順水的。”                “原來二叔還清楚這些。”沈煜表情又凝固了下來:“那你以后還是繼續管好你的偏院吧。別讓我抓住什么把柄這便是給我最好的幫助了。”                  “少爺。”邵華走進來低頭在沈煜耳邊說:“蘇先生的信到了。”                  頷首之后沈煜就回到了書房。信里蘇陽讓他娶季雨柯。平常他做事也就只有這個舅舅能阻礙了。這一次,又是這樣。自己也明白救沈家真的別無它法了。                  婚期就近,婚禮終究辦的還是有些熱鬧,畢竟這是季中振的掌上明珠。                  季雨柯看著窗外的燈光,想來時間也不早了。她握了握紅衫的一角,靜候著沈煜回房,聽見開門聲時還是顫了一下。可是沈煜卻看都沒看她一眼倒頭就睡。                這么晚回來就是想要把自己灌醉么?季雨柯不經失笑,自己究竟有多可怕.她坐到了鏡子前,將頭上的釵飾一件件摘下,細細的將口紅擦掉。顰著眉卻依舊掛著笑。床上的人睜開眼看著鏡前的季雨柯又緊緊的合上雙眼。                季雨柯醒來時陽光已經穿過窗子落在了床沿。起床后丫鬟才帶著她到大廳吃早飯。                    進入大廳,眾人早已一一入座。    “林母……”    “坐吧”沈煜還是把季雨柯的座位留在了她身邊,目的不過是為了讓他少說話。      季雨柯見沈煜打斷了她的話,頓了頓,隨后釋然一笑:“沒事的,站著行個禮不會累,來晚了本該陪個不是。再說了,林母親,舅舅,叔叔伯伯們又都是長輩”沈煜沒有再去理會她連看也不愿多看一眼,最后季雨柯微微頷首道了聲安,就坐到了座位上。      “雨柯真是個一個賢淑的好菇涼。”林倩笑言,又夾了一些葷菜放入了季雨柯碗里:“外面那些閑言閑語也真是難聽,大家世的小姐果真有氣質”      季雨柯看著碗里的菜,景想不起上次吃有油的食物是什么時候了。醫生早在一年前就讓他一日三餐只喝稀飯,最多也只能加上饅頭。想著她都忘了林倩還在跟她講話。      “怎么?菜不合胃口?”蘇陽問。      季雨柯緩過神,一邊夾起菜送進嘴里一邊說“不是”      飯桌上又靜了下來,吃完后的季雨柯和眾人寒暄了幾句后就離開了      后院,季雨柯靠在樹下,慘白的面色掩過了厚厚的脂粉,她顧不上擦額頭的冷汗,雙手緊緊的按在小肚上,之前發病都只是疼一陣就過去了,這次已經過了快半個小時了也沒見緩些。      “姐姐,你怎么了?”      季雨柯恍惚間看到了一個小男孩“沈臨對么?姐姐沒事……”剛開口他就感覺胃里一陣惡心,隨后便吐了一地。      沈臨一下子慌了神“姐姐,我去幫你叫徐哥哥來”      “不,不用了,沈臨,你去幫我找安奶奶過來,就是對面店子里的老奶奶”季雨柯依靠在樹上努力讓自己顯得不那么狼狽“快去吧,姐姐回來送你禮物”        等安奶奶趕到時季雨柯券著身子躺在樹下,衣服上沾了不少雜草,安奶奶心里一驚,快步跑過去扶著已經痛到連說話都沒有力氣的季雨柯“雨柯!別怕……東晨走的時候專門給你留了藥”        喝下藥了好一會兒季雨柯才緩過神來,安奶奶見她沒大礙了才松了一口氣“西洋藥果真還是有效,這要是東晨知道你在沈家連生個病都沒人照看還不來沈家鬧翻天”安東晨是安奶奶的兒子,一直在國外學醫。        “安奶奶,我想回趟家。”季雨柯理了理衣服,將散落的頭發重新別好。        “這,沈家人會說閑話吧?”安奶奶將手里剩下的藥交到季雨柯手里。“夢苒的事,老爺會處理好的,這幾年你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現在又不愛惜自己……”         “夢苒?夢苒發生了什么事?”安奶奶以為季雨柯都知道了,可季雨柯完全不知道她在說什么。        “沒什么,你呀,安心養好自己的身子吧,和心愛的人在一起就要好好珍惜,”安奶奶起身道:“現在你沒事呢,我就先回去了”      “嗯”季雨柯微微頷首。胸口傳出了一陣刺痛感,和心愛的人……為什么不是相愛……珍惜……是因為自己沒有多少時日了吧,人之死時,第一個預感到的就只有自己了。          季雨柯換了一身衣服之后又回到了大廳,沈煜正低頭看著報紙。          “沈臨說你病了,哪不舒服么?”沈煜看了她一眼,那張慘白的臉竟讓他有些錯然,但很快視線又移到了報紙上。          “剛剛和他鬧著玩呢。”季雨柯找了一處坐了下來:“我想回趟家。”          沈煜揚了揚眉道: “衣服怎么換了?早上那件挺好的。”            這是在夸我么?季雨柯不經失笑,新婚燕爾說話也是這樣簡單的客套嗎?可是下人們都說不是沈煜沒有同情心而是他相信季雨柯是個聰明的人林倩處處針對她也能一一擺平。            沈煜抬頭看見季雨柯輕揚著紅唇,“你笑什么?”            “我想回家。”季雨柯又重復了一遍。            “哪有剛過門就回娘家的?”林倩走了進去:“本以為你還是個知書達理的姑娘。”              季雨柯把目光投向了沈煜,算是求助吧。  現在她真的沒有精力去和林倩做口角之爭了。              見沈煜沒有開口林倩像占了上風似的:“安心待在沈府吧。要不你父親還以為是我們沈家虧待你了呢”              沈煜繞有興致的看了一眼季雨柯,兩人目光恰好接上了。沈煜一副無所謂的表情將報紙翻了一頁繼續看了起來。              “林母親怎么會虧待我?若林母親不給我擺臉色府中還有誰敢肆意半分?哦,沈煜倒是一個。”季雨柯笑道:“我父親自然也是直到沈煜是當家人才忍痛把我嫁過來的。”              沈煜的視線散了好幾秒,季雨柯為了幫他留住家業下嫁過來已經是受苦了.沈煜放下報紙抬頭想說什么可是看見一米開外的女子一臉釋懷的笑死死的盯著林倩的臉。她可以保護好自己的,沈煜想。季雨柯大概是發現了沈煜在看自己可是側頭看見的卻是沈煜細品著茶水。              林倩的氣焰被壓下去了之后表情都顯的有些僵硬。“我們沈家也不是什么小家小戶。”                看來她還不知道沈家現在的處境,季雨柯并沒有想要說破的意思。一邊的沈煜緩緩開口道:“早點回來,你臉色不是很好。阿明,去給季小姐拿件披風來。”              “季小姐?”季雨柯頓了幾秒,有些無力的把目光投向沈煜:“沈先生,我是你的妻。”                季雨柯沒有等披風送來就轉身出了門,果真是命中缺他。沈煜也不曾想到這會是她給自己留下的最后一句話。                “去叫邵華送夫人。”沈煜臉上閃過一絲懊惱,季雨柯最后看他的那一眼他真切的觸及到了那個愛他入骨的人,卻莫名的戰栗。                “雨柯?”季中振看見季雨柯回來了眼里更多的是驚恐。                “爸,夢苒呢?”季雨柯徑直走向了二樓。看見季夢苒的房門被上了鎖,心中不禁一顫輕吐了兩個字:“鑰匙。”                  守在門口的人慢吞吞的拿出了要是交給了季雨柯。季夢苒聽見開門聲以為是下人送東西過來了也就沒有怎么理會。              “夢苒?”季雨柯走到床邊看著呆呆的夢苒:“發生什么了?”              “姐姐?!”季夢苒像是看見了就命稻草似的一把抱住了季雨柯:“姐姐你知道么陸銘根本不是什么好人!我看見他將人活埋!父親卻偏偏還要逼我嫁給他,為什么姐姐就可以有一個如意郎君!”              季雨柯的目光和語氣一樣柔和:“那你來當姐姐好不好?”沒有預謀的話卻和現實一拍即合。              季夢苒有些不解緩緩推開了季雨柯:“姐姐我不是那個意思。”              “你不是知道姐姐的病嗎?”季雨柯緩緩的說:“東晨跟你說過了啊,我活不了多久了。”              “怎.怎么會?”季夢苒這才感覺到眼前的人格外清晰,若不是那復古紅的唇季雨柯的臉就真的像白紙一樣:“東晨呢?他那么喜歡姐姐,這么多年了他為什么還沒找出醫治的辦法?”              “小姐,陸少爺來了,老爺讓你下去。”門口的家丁說。              “知道了。”季雨柯關上門,轉身看向了夢苒:“現在,你就是季雨柯。這樣你不用嫁給陸銘。我,也不必苦于難忘。”                “姐姐你為了嫁給沈煜求了父親那么久,你的病一定可以好的!”季夢苒早已哭紅了雙眼。              “你對沈煜也有好感不是嗎?”季雨柯幫妹妹擦了擦眼淚,將她帶到梳妝臺前將她的長發一點點盤起:“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是我,最懂我的便是你。這就是我們之間莫大的幸運。”                最后季雨柯伸手微顫的接過季雨柯遞來的口紅細細的涂抹精致。出門時兩人如靈魂互換了一半。季雨柯卸下了厚厚的妝容,一頭長發垂于腰際,長裙落于腳踝。季夢苒僵硬著身子輕邁著腳下六厘米的高跟鞋。              出季家門是邵華還在門口等著,可是季夢苒真的忍不住了,上車便崩潰大哭。              “少奶奶家里出什么事了嗎?”邵華側頭問。              季夢苒沒有回答他的話,邵華想都不敢想季雨柯會哭成這樣,后視鏡里的季夢苒捂著臉倚在后座的一角,連呼吸都沉了下來,連他都有些心疼。              “到.”邵華停好車之后準備叫季夢苒下車見她睡著了就不愿吵醒她只好在車上坐著。              “她人呢?”沈煜聽下人是邵華回來了可一直沒見季雨柯進去就想著出來看看。              邵華沒有說話,只是指了指后座。沈煜打開車門才看見熟睡的季夢苒臉上還慘留著淚痕。                “她哭過了?”沈煜問:“怎么回事?”              “不知道,從季家出來眼睛就紅著的一上車就開始哭。”邵華說。                沈煜哦了一聲之后就坐到了季夢苒身邊。“你先走吧。”                邵華一副了然的表情下車了。                季夢苒醒來時已經是傍晚了,一睜眼便看見坐在自己身邊的沈煜,因為還沒準備好怎么面對只好又和上眼裝睡。身邊的人用余光將她的睜眼閉眼全收入了眼底。              “你后悔嗎?”沈煜自顧自的開口。側身看了一下選擇繼續的季夢苒揚了揚嘴角:“今天為什么會哭?這可不像季大小姐的作風。”              “我就是我,掉幾滴眼淚怎么了?”季夢苒突然坐起身,沈煜精致的五官放大在了她面前,要淡定……終于知道姐姐每天對著這樣好看的臉是多么不容易了.:“你.”              她好不容易組織好了語音沈煜早已下車走遠。季夢苒松了一口之后才慢悠悠的走進了沈府。可是沈煜的影子都找不到了。雖然是第二次來,但是這么大個地方她哪知道姐姐的房間在哪。            “雨柯。”說話的人是三伯,季夢苒一眼便認了出來,因為姐姐新婚的那天她也都見過。            “三伯有事?”季夢苒盡力的抬頭挺胸像極了季雨柯。              沈三伯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季夢苒:“家里的長輩都還是很寬容的,但是你啊既然嫁過來了就少往娘家跑。”              這是指責?季夢苒腦袋里閃現了季雨柯的話低頭是給別人欺負你的理由,便理直氣壯的回了一句:“是沈煜答應了的。”            “嗯。”沈煜不知道什么時候又回來了,淡淡的應了一聲。            季夢苒只覺得被黑一陣寒風吹過,還好瞎編的也撞上了。          “三伯如果沒什么事我先回房了。”季夢苒剛邁不便想到了再往里走自己就分不清東南西北了,只好在借沈煜一用了:“沈煜,送我回房。”            沈煜的表情沒什么變化,只是沉默著邵華的手心頓時直冒冷汗。            “怎么.”季夢苒以為自己說錯了什么。            “走吧。”沈煜同意了。            邵華一臉不可置信。            一路上沈煜都是和季夢苒并排走的,可是誰也沒有打破沉寂。走到了長廊的盡頭沈煜停下說:“到了。”            “哦。”季夢苒有些慌亂的走到門口,“晚飯我就不吃了。好了,那你先回去吧。”            沈煜臉上掛起了笑:“這是我家。那也是我的房間。”說到這兒沈煜又想起了季雨柯輕聲留下的那句“沈先生,我是你的妻。”            “正好,我也不想吃晚飯。”沈煜又恢復到了原有的表情。              季夢苒第一次覺得這樣墨守成規的日子過得這樣快,她已經在沈府住了將近一個月了。              “少爺,季家二小姐昨晚……死了。”邵華敲了很久的門沈煜才開門出來。            “知道了。”沈煜的臉色沉了下來:“你先去安排一下,我們馬上。”              “雨柯。”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的,沈煜就開始這樣稱呼季夢苒了。她不知道這對,季雨柯來說都是莫大的榮幸。              “什么事?”季夢苒放下眉筆問。            沈煜知道他們姐妹兩人感情很深,對這件事他真的不知道該怎么開口。只能先將季夢苒擁入懷中:“季夢苒.昨晚離世了。”              季夢苒眼淚泛著水花,手死死的抓著沈煜的一角。一路上季夢苒都沒有哭出聲,卻抖的厲害。下車時沈煜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季夢苒的肩上,又結果邵華遞來的雨傘撐在季夢苒頭頂。可是季夢苒根本顧不上這些,徑直朝靈堂跑去。              看見那張高掛在靈堂上的照片季夢苒整個人都癱軟在了地上。姐姐.世間怎么可能還會有這樣荒唐的事,你的葬禮掛著我的照片,而的余生,我卻是主演.季夢苒苦笑著,時不時擦擦眼淚。              看著一點點被掩進土里的棺材,若不是沈煜一直扶著她,她早就倒在了雨地。人漸漸散去,雨還在繼續。她趕走了沈煜,新立的碑前終于只剩下她一個人了。                “終于,只有我們姐妹兩人了。”              “姐姐你說的對,我們成為最了解對方的人便是最大的幸運。”                “但是姐姐你知道嗎?沈煜不是不愛你。只是你沒給夠他時間。”季夢苒手指輕劃著碑上的照片,雨水順著她的指尖在照片上留下一點點的印記。                  沈煜回來時手里多了干毛巾和外套,他將外套蓋在了季夢苒的肩上,順勢將她攬在懷里:“走吧。”                  “嗯。”                漸遠,季夢苒回頭看了一眼身后,那個掛著自己照片的墓在雨幕中消逝著,模糊到看不清。                  雨停了,又是一個盛夏到殘秋。                  夢醒了,又是一個寒冬到初春。

文章標題: 在民國
文章地址: http://www.edmgkt.tw/article-95-199005-0.html
文章標簽:民國

[在民國] 相關文章推薦:

Top
体彩泳坛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