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to作文
你的位置:首頁 > 美文 > 原創美文 > 文章正文

狐記

時間: 2019-06-17 | 作者:1天 | 來源: to作文 | 編輯: admin | 閱讀: 245次

  九尾狐:獸,其狀如狐而九尾,其音如嬰兒,能食人,食者不蠱。華麗的宮殿,夢川與妖皇起了爭執。妖皇簡直要被這個女兒氣死了,其他大臣的閨女哪個不是溫文爾雅,法力高強?唯獨他自己的女兒,除了出身高貴簡直一無是處!“你也應該出去鍛煉鍛煉了。”妖皇說著。“不,我才不要。父君,你舍得讓我出去吃苦受罪嗎?再說了,出去歷劫一不小心會死的。”小公主拉著他的手撒嬌。妖皇的心有些動搖,可是一想到王后的話,他的心又堅定起來了。“你是孤唯一的孩子,將來要繼承我的位置沒點能力怎么行?我算了一下,最近的500年內你將有一場劫,待你過了這場劫,便可以回來了。”妖皇語重心長的說。叫來大鵬,“把公主帶到靈山去。”“不,父皇,我會死掉的,你就這么拋棄我了嗎?”小公主喊的撕心裂肺,可卻不見一滴眼淚,大鵬鳥有些無語的看著小公主,又看了看妖皇,只見他眨了眨眼睛,大鵬鳥懂了妖皇的意思,他用嘴把哭得撕心裂肺的公主扔在自己的背上,抖抖翅膀向靈山飛去。初遇“我已經在這里待了五天了,什么時候才是個頭啊!”夢川蹲在一個沙地上,用手指畫著圈圈,她看起來有些氣餒。“呼——”她長出一口氣,站起身來朝四周看了看,在她面前是一處小樹林。樹林有些密,枝葉纏纏繞繞,看起來有些陰森。不過夢川可不怕,她素來頑皮,好奇心又重。只見她提起裙擺頭也不回地向那片樹林走去。樹林中有些濕潤,地面全是一些軟泥土。夢川停下身子,朝四周看了看,她已經到了這片樹林的最深處,樹林里黑漆漆的一片,偶爾傳來一兩聲‘吱吱’的叫聲,平白的有些恐怖。夢川有些害怕了,她轉過身子,準備按原路返回,卻發現林中地濕,她先前的足跡早已經被污水掩掉了。此刻,她簡直有些欲哭無淚,突然,她想起自己曾經在某本書看到過,一個故事‘從前有只小妖的樹林中迷了路,找不到出去的方向了,那只小妖就一直往前走,最后非常成功的走出了樹林。’想到這里,她突然笑出了聲,自己的機智而感到高興,她這樣向前走著,身上的銅鈴隨著她的擺動,發出沙沙的聲響。不知過了多久,樹林的中央升請了一個圓圓的月亮,夢川突然聽到前面傳來一陣水聲,似乎還有人咳嗽的聲音,她顯得有些興奮,變了個法術現了原形,是一只雪白的小雪狐,她體態輕盈朝著水流的方向走過去。曲徑通幽處是一處水潭,潭水清澈,水流潺潺。月光從空中打下來,給這處小潭增加了一絲朦朧美。在水潭的一側,站著著兩個小道士,一黑一白。其中黑衣道士披散著頭發,脫了上衣,沖著另一個道士說了句什么就往水里走去,他有些頑皮見另一個道士不理他就用手捧著一捧水,朝另外一個道士潑去,另一個白衣小道士看起來有些嚴肅,他擦掉臉上的水,眉頭皺起,抿了抿嘴唇,朝那個調皮的小道士說了什么話,那個戲水的小道士不敢胡鬧了,他憨笑著摸摸自己的腦袋,朝水的更深處摸去。白衣小道士背對著夢川,朝另一處看過去。小公主感到有些好奇,他抖了抖自己身上的毛,慢悠悠的朝前走去。腳上帶著的銅鈴,發出沙沙的響聲。夢川聽到自己銅陵的聲音,觸著眉頭,她使了個法術,腳上的銅鈴就不見了。夢川滿意的點點頭,朝水邊走過去。她有些渴了,看見岸邊那個白衣小道士轉過了身子,她有些好奇那個人長什么樣子,大大方方地盯著那個人看,那白衣小道士轉過身來就看到一只雪白的小白狐正盯著他看,有些驚訝很快他就似然了,師父說過,萬物自有靈,這靈山又是靈氣濃郁之地,有如此靈動的生物也不足為奇,他看著水面,那黑衣小道士早已發現了他這邊的情況,爬上了岸穿上了衣服。“師兄,這只狐貍看起來好靈動啊,要不咱們把它帶回去養著?”黑衣小道士戳了戳白衣小道士的衣服。“帶回去你有那份閑心養嗎?我記得你養死了三只小白兔,一條大黃狗,還有兩盆蝴蝶蘭。”白衣小道士毫不留情地揭穿了他曾經的‘光榮事跡。’“那,你養?”黑衣小道士小心翼翼的問,白衣小道士瞟了他一眼。“哦,那就不養了吧。”黑衣小道士看起來有些沮喪,他垂下頭扯著師兄的衣角,“很晚了,咱們回去吧,要是被師傅發現我們兩個悄悄跑到靈山來采靈藥會受罰的。”“嗯,水底的那株藥草,你找到了嗎?”“找到了,我放到我兜里了。諾,在這。”他用手指了指。白衣小道士看了滿意的點點頭,朝著小雪狐意味深長的一笑。他們走了,夢川冷笑一聲,“兩個凡夫俗子,配養我嘛,我可是公主!”她驕傲地抬起了頭,發現自己還是狐貍的樣子,正準備變成人形。卻發現叢林中有一個黑影,那黑云走的有些急促,看方向竟是準備朝她走來,小公主心里有些打鼓,她雖然出生高貴,但只是一個花瓶,吃喝玩樂的方式倒是會不少,法術實在是沒怎么練,除了一些小簡單的小法術,其他的大法術一個都不會。夢川一邊后退一邊在想對策。卻不想那個黑影比他想象的還要快,不一會兒,那人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夢川定睛一看,是剛才那個白衣小道士,此刻的白衣小道士沒有在黑衣小道士面前的氣定神閑。他朝四周看了看,發現左右無人,快速的把他眼前的只小狐貍抱到懷里,又用一塊布把小狐貍的身子包住,之后朝剛才來的那個方向走去。過了半月清心觀的道士們快要愁死了,他們的大師兄不知道從哪里找了一只小狐貍把整個道觀弄得雞飛狗跳。第一次見到這個小狐貍的時候,只覺得這只小動物聰慧靈敏,直到后來這只小狐貍扯了大師傅的白胡子,摔碎了二師叔的青花瓷瓶,咬壞了小師弟的葫蘆瓶他們才發現狐不可貌相。“小狐貍,你在哪兒啊?”長風喊著,他正是那天那個穿著黑衣的小道士,那天晚上,她沒有仔細看過他,只覺得他年紀小,大概十二三歲的樣子。后來長鯖把她帶到道觀,她才知道原來這個家伙剛出生就被父母遺棄,是大師傅把他撿回來的,他既是大師父的徒弟又跟著大他七八歲的大師兄,全觀的人都讓著他。整個道觀,夢川誰都不怕就怕這個小師弟。上次不過弄壞了他的葫蘆,這個家伙就抱著大師兄哭了一晚上,搞得她心慌慌的。而且這個家伙老是喜歡拔她頭上的毛,弄得夢川看到他就躲。“原來你在這兒啊?”他笑了起來,露出兩顆小虎牙。他伸出手去,想要摸摸她的毛,卻沒想那小狐貍轉了個身,跳到房頂上去了。長風癟了癟嘴,看起來有些委屈。“不好了,不好了,山下那群惡人又來了。”一個道童喊著。“師兄,發生什么事情了?”長風那個道童。“趕緊去找師傅和大師兄,那群人又來了。”那個道童氣喘吁吁的說著。長風的小臉鼓鼓的,看起來有些嚴肅,他一句話也沒有說,朝大師兄的房間跑去。陵云閣“斗獸?”大師傅瞪大了眼睛有些生氣,“誰不知道他們養的全是一些靈獸!斗法術斗不過我們竟想著一些歪門邪道。”大師傅說著捋了捋他的白胡子。“我們可沒有什么靈獸,這個如何?”二師叔說著,一時之內觀里陷入了沉默。“對了,長鯖不是養了一只靈狐嗎?要不將就將就,訓練一下?”二師叔說著。“你怎么知道那是靈狐?”大師父想起了他被拔掉的胡子。“修煉了那么多年,這點眼力還是有的。”二師叔訕笑著看著他師兄的臉色。“那就這樣吧,不過,那只小狐貍,他肯嗎?”大師傅問。“放心,長鯖有的是辦法。”觀云殿“師兄,那只狐貍,她肯嗎?”長風問道。長鯖但笑不語。夢川覺得有人在背后說她,今天他已經連續打了好幾個噴嚏。到了晚上,長鯖把她抱進自己的懷里,給她順毛,她覺得很舒服,慢慢的閉上了眼睛。“小雪狐啊!我們做個交易吧。”她睜眼“我知道你聽得懂,我知道你來自哪里,我也知道你想回去,只要你肯幫我這個忙。我就把你送回去,如何?”小公主出他的懷里站起來,有些狐疑的看著他,“不要懷疑,我有一件上古法器。”他從抽屜里取出一面寫著梵文的鏡子,夢川認識這個東西。“通天鏡”她在心里喊著,“上古的法器啊!“她看著那面鏡子。沖長鯖點點著頭。離斗獸賽只有半個月的時間,由于時間倉促,而小狐貍的戰斗力又太弱。長鯖給她制定了一項魔鬼計劃。“跑~”“跳~”在一處瀑布下的水里,買了好幾根木樁,夢川現在每天做的,就是在里面聚集靈力,爆發,攻擊。“你太差勁了”大師兄大聲喊著,“你真的出生于皇族?以你現在的法力去和那些靈獸斗,下場只有一個死字。”小公主感到很委屈,他突然想起了母親對她說的那些話:“身為皇族的你怎么那么窩囊?你去歷練吧!妖,向來以實力稱王,以后我們死了,沒有人保護你,你會被你的同類殺死的。”她感到胸口有一股力量要噴薄而出,卻發現那股力量受到了什么阻礙不能發揮出來。她閉上眼睛,身體不受控制的倒下去。本來做好了會掉進水里的準備,卻不想跌入一個溫暖的懷抱。她睜開眼發現是大師兄,此刻,他沒有像平時那樣故作深沉,此刻他的眼里全是擔憂。夢川在心里傻笑著,“原來還有人在意我啊!”半月之后,斗獸大會。長鯖把夢川帶到會場,夢川發現,她的對手竟是一頭麒角獸,這是妖族很稀有的品種,不過這種族類向來高傲,怎么會是現在這個地方。她仔細看了看,這只獸的毛色不純,應該不是血統純正的麒角獸,不過戰斗力仍然不可小覷。“戰斗時間為半炷香。現在開始。” 一個肥胖的人在上面喊著。“嘿嘿,咱們這次穩贏,這只神獸可是我們花了三年的時間才抓住的,實力不可小覷,對方那么小一只,一定會輸得一敗涂地。”“師兄,怎么辦?小狐貍會不會輸?”“好,這招漂亮。”“來來來,我壓麒角獸贏!”“下注了,下注了!”聲音嘈雜,夢川聽不清楚,她一邊躲過麒角獸的攻擊一面向看臺上看去,她看到了長鯖,他看著她,眼里是滿滿的擔憂;她亦看到了長風,那張肉嘟嘟的小臉緊繃著。還有其他人大師父,二師叔……轟!麒角獸發怒了,它用角聚集靈力,幻化出一個火球,那火球直直的向夢川奔去。“夢川~”長鯖從看臺上站了起來,眼睛緊緊盯著擂臺。夢川感覺自己回到了從前,她還是那個不知上進的公主,沒心沒肺的不知進取,母親的話又出現在耳側“你是妖,你是高貴的妖皇之女,怕什么?”她感到周圍的溫度突然上升了,胸口開始發痛,那股力量終于噴薄而出,麒角獸發出悲鳴的慘叫,她贏了。“我贏了!”夢川說“我不是一無是處。”說完癱軟在地上,長鯖從看臺上飛奔過來,將眼前的小狐貍攬入自己懷中。一陣光閃過,長鯖感覺自己懷里的小狐貍變重了許多,他低頭,發現自己抱著一個長發碧眼的姑娘,他還未從狐貍變成姑娘的變化中走出,就聽見懷中的姑娘說:“我贏了,我不是一無是處——”話未說完,她就暈了過去。三年后陽春三月,草長鶯飛。一所道觀內弟子們正在努力的修煉。長風在前面監督弟子們的修行。自從長鯖還俗之后,長風因為天資聰穎,修煉刻苦,已經成了道觀里師兄弟們中法師最高的人。“大師兄,大師兄,我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你。”一個剛剛修煉的弟子,拿著一本書朝他奔來。“你想問什么?”“哦哦,我看這個《妖物志》里面有記載妖皇之女為狐,本體雪白,頗有媚態。師兄你見多識廣,我就想問問,就狐女到底長什么樣啊?”“長什么樣?”長風從鼻子里呼出一口氣。“跟我師兄的媳婦長得一模一樣。”“師兄,你說的是已經還了俗的長鯖師兄?”小弟子看起來有些驚訝。“好好修煉,不要一天想些有的沒的。”長風對小弟子說。小弟子摸摸頭走了。長風一個人站在院子里,他的眼睛注視著靈山的方向,半晌,他嘆了一口氣。

文章標題: 狐記
文章地址: http://www.edmgkt.tw/article-95-198998-0.html
文章標簽:狐記

[狐記] 相關文章推薦:

    Top
    体彩泳坛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