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to作文
你的位置:首頁 > 美文 > 原創美文 > 文章正文

肆虐

時間: 2019-06-17 | 作者:高興 | 來源: to作文 | 編輯: admin | 閱讀: 206次

  中天峰上火光映天,濃煙滾滾。  滾滾濃煙撲到藏寶峰上,引出一個人來。這人鷹鼻蛇目,配一張托盤長臉,又身材長大,兇神之相讓人望而心顫。    他――不是別個,正是在大海大洋叱咤風云的一代梟雄 ――五峰島主二汪。火光映紅了他的臉,烤出了他的淚,眼望巢穴被大火吞噬,他黯然神傷:    “完了,徹底完了。多年的苦心經營,謀霸基業付之一炬,回天無術。蕩魔神俠,老夫與你誓不兩立。”    二汪心中發著狠,返回一個洞穴。這洞穴里還滾著一個人。這人頭纏白帛,不,確切地說,應是血布偶然露出一點白,但歸根結底是白帛沾滿了血。  “浩粘寧茨,本島主有意與你化干戈為玉帛,不知你意下如何?”二汪說著,出指發力解開了地上人的穴道。    “嗯,你在打什么鬼算盤?”被二汪喚作浩粘寧茨的人緩緩坐起,冷冷地說道。  二汪:“目前我們有一個共同的敵人,他是我們的克星。有他在,我們統統沒好。”  浩粘寧茨生就一副豬頭模樣,看他坐在地上的一大堆,兇惡絲毫不弱于五峰島主那一坨。二汪話入他耳,使他一雙母豬眼為之一睜:  “呵呵,天下還能有什么人使有海上天王之譽的五峰島主,忌憚心寒呢?”  二汪:“我無心與你搞笑,說話是認真的。而且這人,已經讓你大吃了苦頭。”  “蕩魔神俠?”浩粘寧茨忽然瞪圓了一副母豬眼,脫口說出一個人的名號來。    “不錯,正是此人。此人不除,你我之輩永無出頭之日。”二汪幽幽說道。    “不錯,若無此人,你汪島主若要擒我,那也是癡人說夢。”浩粘寧茨蹙眉說道。顯然心中也在考慮合作之意。    “哼哼,浩粘寧茨,這話你未免說大了吧。今夜,分明你等將要落敗,若非那蕩魔神俠橫插一杠子,中天峰上就是你們一伙八岐蛇士的葬身之地。”二汪心中不滿浩粘寧茨的口舌之夸,出言要壓他氣焰。    “什么分明你等將要落敗?汪島主,實不相瞞,那是我示弱誘敵之計,要你現身生擒之,以降服你五峰島之眾。可惜天不遂人,平空降下一個什么蕩魔神俠,致使功敗垂成。”浩粘寧茨遺憾有恨地的說道。    “哼哼,降服我五峰島之眾,你意欲何為?”二汪冷聲說道。    “這個還用言講?自然是要借你的人和地,再立根本,謀攻大陸。”浩粘寧茨直言不諱,狂態畢露。    “真是巴蛇吞象之言。你等撮耳之毛,安言塞天?不服氣,起來,我們再次比試?”二汪強硬道。  “哈哈,汪島主真是聰明之人,情知我身受內傷嚴重,要揀便宜。不過,難道你忘了初衷,要我攜手共敵蕩魔神俠?汪島主三思而行。”浩粘寧茨笑道。  “你心中不服,如何能與我共同對敵?”二汪憤憤說道。    浩粘寧茨:“島主息怒。若說對付蕩魔神俠,我浩粘寧茨唯汪島主馬首是瞻。若有三心二意,天打雷劈。您說,咱們該怎么做吧?我唯令是從。”  二汪轉怒為喜道:“好,這才叫識時務者為俊杰。第一件事,我們都集合手下,趕往崇銘島。”    浩粘寧茨:“崇銘島?好,我知道。汪島主斷定蕩魔神俠,一定就會去崇銘島?”    二汪:“不錯。依蕩魔神俠一貫嫉惡如仇的作風,他一定不會放過那里。不把崇銘島搗入海底,就算他法外開恩了。”    浩粘寧茨:“哈哈,崇銘島那般的宮廷之糜奢,是我輩者都不忍棄之,他輩則視作惡魔之宮城。蕩魔神俠既號蕩魔,必不容其存于世。島主見識高,高,高!。島主言他一貫,想必你們也是老對手了?”    二汪:“不錯。此人正是我們日月教的克星,所到之處天翻地覆。傳聞早已葬身在俘首島,卻怎么死而復生?若天使其不死,他這番再次出世,更加不妙。所以天下類我輩者,必須同心戮力共滅此人。此人不除,是我輩之殤。”    浩粘寧茨:“島主真是日月教人?”    二汪:“不錯。那崇明島正是我們日月教的生意。我們日月教才是它真正的主人,神洲國官府也不只過掛了個名而已。吃肉的是日月教,喝湯的是官府,而且是我們給他們摻了海水的剩湯。哈哈……”    浩粘寧茨:“高!妙!汪島主真是滿腹韜略之主,滅了蕩魔神俠,我浩粘寧茨和眾八岐蛇士一道,愿奉島主為日月教主。”    汪二喜笑顏開,道:“哎一一,浩粘蛇士不可以這樣說。我們日月教教主另有其人,你今日這話傳到別人耳朵里,會為汪某帶來殺身之禍的。”    浩粘寧茨道:“島主教訓的是。不過我浩粘蛇士,從此心底里只認汪島主一人。島主的雄才大略,我認為普天之下無人能及,遲早為天下共主。但看你這海洋上事業,何人能周全成這樣?真是另有一副天地。”  浩粘寧茨一通拍,把個二汪直捧到云端里去了,心里十分受用。于是就道:“蛇士如此看重汪某人,他日若有風光時,必不忘今日之言。哈哈。這個后議,我們且到藏寶峰項召集人手,共赴崇銘島。走。”    二汪和浩粘寧茨出了藏身洞穴,同到藏寶峰頂。藏寶峰頂倒也平坦,不象它腹中千穴百洞,洞套洞,穴里穴。這時風向又轉,西北風來,把那漫天煙趕向東南。此時,大火已經順著藏寶峰坡,在南面逐漸上爬至半坡。二人看那火勢,都十分吃驚,心道:“如果天不降暴雨,這五峰島遲早要被燒個精光。此地不宜久留。”  先是那汪二撮唇一聲長嘯,山腹內隨即口哨聲四起呼應。隨著四起的口哨聲,就有無數人從洞中冒出來,竄上藏寶峰頂,拜見汪二。  五峰島海盜聚集在藏寶峰定,依然黑壓壓一片。可是只有兩個八岐蛇士聚到浩粘寧茨身邊。而且這兩個還是緊緊尾隨海盜而來。有人言及還有十數個八岐蛇士被困在山腹迷宮中,汪二親自把他們接應了出來。至此,八岐蛇士連同浩粘寧茨共計一十四人。其余一千八百蛇士盡亡于入侵犯陸之戰。    人員聚集,二汪一聲令下,群島自藏寶峰東北坡下山,盡起船只,向崇銘島進發。    話分兩頭,各表一枝。且說夜幕籠罩了大海,海天一色。然而就是在這深沉的夜幕里,仍然有一點點如豆之光在海面上移動。      這如豆燈火發自一條船上。船上四人正是蕩魔神俠和三個有心悔過的海盜。不久,他們前面出現一片紅光,如燒霞之彩,疑為仙境。    “龔爺,那一片紅光處,就是聞名天下的極樂之城――崇銘島。強梁的天堂,弱善人的地獄。”一個胖胖的海盜對蕩魔神俠說道。    “嗯!它的末日到了。象這種吃喝嫖賭的聲色犬馬之地,禍害無窮,必須讓它沉入海底。”蕩魔神俠凝望遠處一片紅光道。      “龔爺。可是崇銘島上不但日月教的高手眾多,而且能在那里逍遙快活的,無不是江湖梟雄或一方豪強,惡戰之下,我們的安全可有保障?”長酒糟鼻子的海盜說道。      “哈哈。你們放心,讓你們發財上陸,我龔平說到做到。”蕩魔神俠道。      “多謝神俠爺爺。”魚泡眼的海盜說道。    四人說話不忘行舟,前面火光逐漸放明。稍時,那光亮里的管弦絲竹、玉女天音之聲,也清晰入耳。歌樂之聲,似來之天宮仙苑,讓人心旌神搖。    忽然,有兩點燈火向四人小船快速逼近,顯然是兩條快舟。不一會,前頭傳來一句粗聲粗氣的吆喝:  “天南地北人。”  蕩魔神俠料到是江湖暗語,正不知如何接答。胖海盜已挺身船首,粗聲接應:    “五湖四海客。”    對方:“來的都是英雄。”    胖海盜:“寶地盛筵有吾份。”    對方:英雄請。    胖海盜:頭前帶路。    一番流利對答,前面兩條快舟掉頭逕自而去。    “龔爺,我們過關了,一路上島再無阻攔。”胖海盜輕聲說道。    蕩魔神俠:“哦!上那島去,還要驗明正身?”      胖海盜:“龔爺,不是這樣說。答上暗語,說明是有朋友介紹慕名而來的,自管登島揮金撒銀,縱享極樂。否則,便是莽客搗子,他們要盤人根底,查驗本錢的。有財,先交一筆驗身費,沒財,沉海喂魚。”  蕩魔神俠:“這么黑惡。他們最能耗費錢財的是什么地方?”    胖海盜:“大財神賭宮。”    蕩魔神俠:“好,這樣啊,登島后我們靠岸住店。”    “是,一切聽從龔爺安排。”三海盜同聲應道。    崇銘島亥時,忽然人聲鼎沸,煙花竄空。原來是有一人生搶大財神宮,神來神去,賭宮看場的高手連人影都沒看清,押金房里的金銀財寶被人兜了一大包揚長而去。所以賭場緊急煙花示警,封鎖島周圍,尋拿搶寶八人。    然而,就在滿島人心惶惶之際,一只小船早載著四人,沖進夜幕,向大陸方向急行。這小船似飛艇一般,瞬目百尺。    那操舟之人,乃蕩魔神俠是也。他正存履行諾言,送三個洗心革面的海盜帶著財寶登陸神洲國。當然,生劫大財神宮賭資的自然也是他。    崇銘島距大陸三百海里,然而蕩魔神俠操槳行船,不消兩個時辰,就把人送到陸上。三個海盜得了金銀財寶對蕩魔神俠千恩萬謝,直到神俠駕船消失海上很久,才攜財同去。三人后成一方善主,從此不表。    話說蕩魔神俠返回崇銘島,駕船飛駛,比來時更快。天蒙蒙亮時,已近崇銘島海域二十里。這時就見海面上有船巡邏,船頭上大漢端刀持劍,如臨大敵。    蕩魔神俠明白,這是崇銘島的日月教人。日月教人看見一船飛馳而來,不及喝阻,已到近前。他們驚魂未定,都忽覺身子一歪,跌入海水。原是蕩魔神俠用槳在他們的船側一挑,翻了船去。待數個大漢浮出水面,船已在遠外成為一個黑點。這讓幾個大漢心膽俱裂:活見鬼。      再往前行,再如前般打翻三五艘船,蕩魔神俠已來到了崇銘島島前。因為有日月教人煙花傳警,這時他的前面已經有大批人趕來。    蕩魔神俠飛身上島,落在他們面前哈哈大笑:“昨夜打草驚蛇,今早群蛇出動,看來是捅著了蛇窩。”    “你是何人?狂妄如此,你可……”迎頭斥問的是崇銘島令長黑財神杜樂天。他身材雄偉,長面闊口,太陽穴高高隆起,顯然是個高手。    “我乃蕩魔神俠是也。接招,善惡量轉定命尺。”神俠要速戰速決,不等黑財神杜樂天說全話,一運真氣,手中頓現無數把亮晶晶的定命神尺,再發內勁一送。定命神尺拖道道亮光,分散射入對面人心中。  杜樂天這群人乍聞“蕩魔神俠”之名,已皆如五雷轟天,個個懵逼,呆呆怔怔,傻子一般。待神尺晶光鉆懷而沒,又各自心中一痛。不及醒過神來,蕩魔神俠已飛身而起,越過他們的頭頂,再手射晶光,迎向后面的一群人去。  后來的那些人不知好歹,剛要動手發威的,無不心中劇痛,撫心跪地。    “惡徒們,神尺定命,要想心不痛,收斂害人意。自悟吧,歹人們。”神俠對他們視而不見,一路向前,逢人祭神尺。因為現在敢拋頭露面在街上的團團伙伙,十有八九是日月教人,即或有例外,也一定不是好家伙。  蕩魔神俠一路走,一路喊:“日月邪教,天理不容。神尺定命,自悟自生。”引來日月教眾,即祭尺震敵,如踏無人之境。他一路走過,身后哀嚎一片,原是不少人欲發惡性,不料惡念才起,心中劇痛。更有那不信邪者,欲強行惡念追殺蕩魔神俠,竟噴血而亡。如此這般接連數起,駭得目擊者魂不附體。    崇銘島不大,三十三平方公里左在。沒有半天時間,蕩魔神俠已經打遍全島。所遇歹人都被神尺定心。早有很多聰明人,悟透神俠喊話的道理,知道神人無敵,再怙惡不悛,死路一條。紛紛尋船離島逃命。杜樂天回天乏力,只得發令棄島。那些來島上的尋歡作樂的,更是早溜之大吉。    及至后來,蕩魔神俠不再見有人與己對面,知道惡徒已散。現在閉門不出的大多為受日月教壓迫的人,于是逐屋逐房查驗把人勸離后,即縱火焚島。只留了一些簡陋房屋,安置了無船可走的人,以待官府救援。    離了崇銘島,蕩魔神俠單人獨舟向大陸航行。剛走不遠,忽然有幾只大船阻在前頭,隨著尖銳的口哨聲四面響起,無數船只四面八方趕來,團團層層,層層團團把蕩魔神俠的小船圍在中間,水泄不通。    蕩魔神俠見狀,心道:“好,又來一撥受我善惡量轉定命尺的。”      他心念方了,忽然一聲哨響尖銳綿延沖天,就見四方船只急速向他合攏,顯然要把他擠壓撞碎。神俠呵呵一聲冷笑,剛要縱身騰空,就見那無數漁網漫空撒下,更有許多暗器從四面八方的船上打來。    神俠見勢不妙,把小舟用腳一踩,向水中反扣下去。大船上的人早躍下無數,去水里截殺。不多時,血水染紅海面。      “汪島主,想不到蕩魔神俠水下功夫也不簡單。”一艘巨大船上,一個豬頭模樣的熊狀大漢說道。此人正是八岐蛇士浩粘寧茨。他口稱的“汪島主”自然是五峰島主汪挺,人言相傳的二汪。    “今天無論如何,都要他死于此地。小的們,往水中拋彈灑毒。”二汪一聲令下,只見海中水柱沖天,隨即浮上來很多死人。    忽然二汪的大船邊嘩啦一聲響亮,他與浩粘寧茨抬頭一望,一條水柱沖天而去,上頭一人赫然是蕩魔神俠。    二汪料到不好,一扯浩粘寧茨跳船鉆到水里去了。其他人也紛紛緊隨跳海而去。待神俠落到船上,已無一人。這時許多船只急速四散,競相逃命去了。  至此,二汪與浩粘寧茨的陰謀雞飛蛋打,徒折手下無數。    蕩魔神俠看著發紅的海面,心道:    “這伙海盜真是窮兇極惡,瘋狂起來,自己人也不管不顧。但愿你們下次不要撞到我手里。”    一群魚兒向這邊游過來,它們嗅到了大餐的味道。

文章標題: 肆虐
文章地址: http://www.edmgkt.tw/article-95-198996-0.html
文章標簽:肆虐

[肆虐] 相關文章推薦:

    Top
    体彩泳坛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