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to作文
你的位置:首頁 > 美文 > 原創美文 > 文章正文

誤入傳銷

時間: 2019-06-17 | 作者:1天 | 來源: to作文 | 編輯: admin | 閱讀: 151次

  2015年6月的時候,我在這家公司剛好干了三年,從大四實習開始,我便一直在這家公司。在那年6月份以前,我從未想過辭職,但事情卻還是突然發生了。      工作的三年以來,我從一個農村出來大學未畢業的毛孩子,算是正式走進了城市生活。雖然工資不高,雖然這也就算一個三線城市,但是比起我在老家務農的父母,在一定意義上我算是過上了相對體面的生活,我還是很感謝這家公司的。也是在這個月,我跟進的一個客戶決定跟我們公司簽一份280萬的單子,按照公司的約定,我能得到28萬的提成。那一天,我高興壞了,根本沒有一刻鐘能靜下心來。28萬啊,有了這個錢,那時的房價沒有現在這么瘋狂,我終于能付了首付,算是正式成為這個城市的一員,可以把父母接來過城市的生活,甚至還能首付一張小汽車。我志得意滿,想著有了第一個28萬,第二個還會遠么,那一晚,我在我城中村的出租屋里,激動得睡不著覺。       第二天,天亮了,夢也醒了。我到公司后,經理把我叫到辦公室,我以為他會表揚我幾句。也確實,他表揚我了,夸我能干,為公司做出了重大貢獻,最后話鋒一轉,說我只能拿到5萬的提成。     我以為我聽錯了,大概呆了幾分鐘,想說話的時候嘴巴都是干的苦的,許久,我爭辯說:以前都是提成百分之十,沒通知改規則,怎么現在改了?經理說:以前簽的都是小單子,大單子有大單子的算法。這是公司剛出的規定,還沒來得及發下來,但是得按照新的規定來執行。我強忍怒火,更多的其實是失望和沮喪。我看了經理一眼,他臉上都是一副不屑和幸災樂禍的表情。我知道再說什么都是沒有用的,我離開了辦公室。回到崗位上,很多同事也知道了這個事情,有的同情我,罵公司的不是。有的跟經理一個德行,在一旁冷笑。其實我知道的,公司成立以來簽的單子最多也就是幾十萬的,上百萬的大單還是頭一個,為了這二十多萬的提成,這公司終于露出了真實面目。接下來的幾天,我上班沒什么心情了,也就是按時上下班而已,該做的小事隨便搞搞,其他的一概不理。經理也很識趣,沒有給我安排其他的工作。工資和提成到手的那天,我交了辭職報告,直接收拾東西走人。經理過來說按公司規定得提前一個月才能申請辭職。我說按規定公司還欠我23萬呢,怎么不按公司規定給我。說完我直接走了。回到出租屋里,雖然心理一百個不愿意,但最終卻不能不接受這個結果。我給客戶公司的負責人發了條信息,跟他說了這件事。然后在微信朋友圈發了條說說,算是以這種形式來發泄心中的不滿。客戶公司的負責人給我回了三個字:知道了。我想也許是我這種小角色的存亡根本不影響他們公司之間的合作,再說我手上也沒有資源也就沒有利用價值了,又何必因為我的原因影響他們的合作,再說了錢已經到我們公司賬上了,難道還能退回來。但是我發的微信朋友圈則有很不錯的效果,大多數朋友表示同情和支持,還讓多年不曾聯系的高中班花楊橙萱聯系我了。我在高中上的是文科班,女生很多,長得漂亮的卻不多見,楊橙萱是其中一個。她學習成績一般,家境聽說也一般,在班上不算活躍,但也不內向,就是身材窈窕臉蛋絕美,而且我們都覺得她的美是那種很純凈的美,沒有其他女生的那種媚氣或者俗氣,全校很多男生都特別喜歡這樣的女孩子,我們都覺得這就是標準的賢妻良母型。但是上大學之后就很少聯系了,她念了一個其他城市的專科,我雖說喜歡這樣的女孩子,但總感覺配不上人家,再說了她也沒有表現得對我有什么不一樣的地方,我也不必念念不忘。雖然幾年沒聯系,但那晚我們聊得出奇的投機,我覺得高中三年都沒跟她說過這么多的話。她最后跟我說他在廣州的一家公司上班,這幾年效益還不錯。還給我發了幾張她穿職業裝的照片,青春如舊。想想我現在的遭遇,自慚形穢。然后,她問我想不想去那邊發展,說她把我的情況跟他們公司領導說了,領導表示可以見一見我,具體能不能成還得看我的表現。我內心很感謝她能在這個時候還能幫我,畢竟總體說來我們真的交集不多,三年普通同學的情分想不到在這個時候派上用場。另外,我確實從各種資料看到過改革開放之初在廣州深圳那邊的很多勵志事跡,只恨自己晚生了20年。現在算是終于有機會去實踐了,我考慮了一會,就答應了。三天后,我收拾完畢,踏上前往廣州的火車。下了火車,他們已經在等我了,她旁邊還跟了一個年輕男士,長得也不錯,我還以為是她男朋友,我走近之后,聽到那個男的稱她為楊經理。我大吃一驚,想不到楊橙萱居然已經在這種大城市的公司當經理了。我們上了一輛別克商務車,那個男的充當司機,楊橙萱跟我寒暄了幾句,司機也說了不少楊橙萱的好話。楊橙萱溫婉一笑,不驕不躁,得心應手的談笑著。在氣質上,明顯不是我這類人可以比擬的。不久,車開到幾棟高樓下面,楊橙萱說這只是他們公司一個分點新開的辦公室,很簡陋,讓我不要見笑。我趕緊應付幾句,一起上了電梯。這棟樓應該是商住混合類型的,我看到幾位大媽提著蔬菜進電梯后去了不同的樓層。我們到26樓出了電梯,到了他們的辦公室。這里面的設施確實很簡單,幾張辦公桌配了幾臺電腦,有四五個人在里面辦公。他們很有禮貌,看到楊橙萱帶我進來都起身問好。我受寵若驚,自然知道這個面子是給楊橙萱的,小心的回復著。我們喝了杯水,楊橙萱說,今天你也累了,先到隔壁的房間休息一晚吧,明天我們總經理會到這邊來,到時候我在安排你們見面,到時候你好好表現就行。我答應了,她起身帶我到隔壁的房間去,我順便帶了一份他們公司的產品宣傳冊。房間不大,但帶了衛生間可以洗澡。我沖了個涼,想著洗盡晦氣,迎接未來。然后看了看宣傳手冊,上面介紹了一種新型的建筑材料,現在已經大量生產,到時候可以解決房屋建設中的很多難題,得過各種獎項,還有自己的工廠。在一張圖片中,我驚奇的發現楊橙萱也在里面,像是在陪領導視察工廠的樣子。差不多時間,楊橙萱過來敲門,帶我下去吃飯,完畢她執意付了飯錢。我回到房間休息,開始擔心明天的面試能不能順利通過,不知不覺就睡著了。第二天,我被安排在休息室等待,中午還是跟楊橙萱一起去吃的飯。直到下午三點,他們的總經理才到來。總經理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女性,披肩短發,一身職業裝顯得很是干練,最關鍵的是她長得也很漂亮,年輕時候只怕不輸楊橙萱。楊橙萱帶我去見了她,她微微一笑,說叫她周姐就行,但是她得先開個會,讓我再等一會。我自然只能聽從,回到休息室等著,其他員工都去了會議室。大概半個小時左右,他們結束了,楊橙萱過來叫我,我和她一起去了會議室。我在周姐的對面坐下,楊橙萱坐在她的旁邊,算是開始了面試。我做了自我介紹,陸續回答了一些問題。然后她跟我說:小張是吧(我本名叫張桓),你的條件呢如果在你原來的城市可能還是算不錯的,但是我們這是國際性的大都市,需要的是高標準的人才,你又是初來乍到,各方面都不熟悉。我聽了這話,心就沉了下來,想著完蛋了。但是周姐看了一眼楊橙萱,接著說道:但是呢,我們公司現在也還處于快速上升的階段,也特別需要培養自己的人才,你又是小楊介紹的,不管怎樣,我們都要給你機會來試一試。到時候如果你還是不能適應,那也就沒有辦法了。我喜出望外,想不到楊橙萱有這么大的面子,當場表示我一定會努力的。周姐接著說:小楊是一個低調但是又十分努力的人才,到我們公司短短兩年的時間就已經升為部門經理了,她可能沒告訴你吧,她現在月薪已經突破三萬了,加上年底分紅,一年掙個五六十萬也是輕輕松松的事情。我大吃一驚,萬萬沒想到楊橙萱的收入這么高了,楊橙萱淡淡一笑,毫不在意我驚訝的神情,這時我才真正體會到那句話:時隔三日,當刮目相看。周姐看著我的表情,也輕輕的笑了:這也沒什么大驚小怪的,在我們公司,機會是人人平等的。只要你付出了,就一定會得到相應的回報。你是小楊的同學,她特意求我對你一定要多加關照,要不然這么好的機會也不可能給你這樣一個還未入職的新人。我以為她要安排工作了,沒想到她問我:你知道股份制企業么?我點點頭,說:了解過一點,就是員工可以入股,然后按比例來分紅。周姐笑道:不錯,大概的意思也就是這個。本來呢至少要入職一年以上的員工才有這個資格,但是看在小楊的面子上,我可以先跟你談談這個問題。你是不知道,這幾年以來,小楊幫助公司做了很多事情,大大小小的事都沒少耗費她的心血,而你也是第一位小楊介紹進來并且一定要我特殊照顧的人。即便是我這樣一位分公司的經理,也不能不慎重考慮她的意見。當然啦,我也相信小楊的眼光是不會錯的,也才愿意把這份福利先給到你。聽周姐這么說,我對楊橙萱的感激之情更加濃烈了,暗暗發誓一定要報答她的這份情誼。我問周姐:難道是我有入股的機會了么?周姐笑道:你果然很聰明,看來以后也是一位值得信賴的人,希望你以后能多幫我和小楊分擔一些工作。是這樣的,我們公司的產業小楊應該大致和你說了一些。我們是做高級環保建材的,現在已經大批量投入生產了,廣東地區已經有好多建筑公司和我司簽了訂單。我們準備擴大生產規模后就把這項建筑材料推廣至全國乃至全世界,到時候我們就是一家跨國公司的股東了。擴大生產是需要資金的,我們雖然不缺資金,但是更愿意把這個當股東的機會給到自己的員工。這樣呢既能加強公司員工的凝聚力、責任心,也能把更多的福利給到我們自己的人。就拿小楊來說,當年她入股的十萬塊錢還是跟其他人借的呢,想不到年底分紅的時候就已經分了二十多萬了。今年效益比較好,保守估計也有四十萬以上,可以說完全是一本萬利的投資啊!楊橙萱笑道:周姐說笑了,我這點收入哪敢跟您比,您今年至少二百萬以上吧!如果當年我不是得您照顧,哪會有我的今天呢!兩人說著笑著,倒好像是兩姐妹在拉家常。她們又聊了幾句,周姐問我:小張啊,你準備投多少呢?這機會難得,你可要好好把握住哦!現在想來,當年的我賺錢心切,被她們的氣氛所感染,在這種環境下幾乎失去了判斷力。周姐直接跳過了問我要不要投,而是直接問我投多少。在她們的歡聲笑語中,我終于掉進了她們早已布好的陷阱中。當時我想了一會兒,不好意思的說:我投三萬,可以么?她們倆的臉色沒有絲毫的波瀾,沒有一點嘲笑的樣子,周姐說:三萬雖說不算少,但你可要想清楚,每個人都只有一次機會的,等你賺了錢再想投的時候那就沒機會了,因為公司會有源源不斷的新人進來,機會也得給新人留一些不是,要不然我用這幾年賺的錢再投資,那早就沒有你們的機會啦!她好像說的也在理,但我慢慢恢復了一點理智,剛進公司就讓我投錢,這真的靠譜么?這個念頭雖然有了,但是當年無知的我想得更多的居然是我確實沒多少錢了,如果我錢多,那必定會投的更多。來廣州之前,我給父母打了一萬回去,我這三年掙的錢還還了我念大學的助學貸款,我弟弟正念高中,學雜費我也承擔了不少,我的收入也一般般,一直都是省吃儉用才攢下三萬塊錢,算下來,我一共有七萬塊錢。我還想的是,我不能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我真的是太白癡了。我說:我身上沒多余的錢了,我能不能考慮一下,明天再給您答復,可以么?周姐爽朗的笑道:可以啊,我也總不能第一次見面就收你錢吧。你慢慢考慮,我還有點事就先走了,小楊啊,照顧好你同學,讓他不要太過于緊張了。說完,她起身收拾東西,準備離開。楊橙萱和我都起身了,楊橙萱送她到門口,再回來和我說話,沒有半點抱怨的神情,倒讓我心中不安,責備自己太窮。晚上,我回到房間,沖了涼,想好好思考一下這件事情,有人來敲門,我開了門,是楊橙萱。我邀請她進來,她微微一笑,說:能不能在你這里沖個涼?我說當然可以。她進了浴室,水聲響起,我卻開始幻想,心中有些躁動,仿佛在期待著什么。沒多久,水聲停了,楊橙萱出來了,我看著她,感覺心都要跳出來了——她就沒穿衣服,還是那人畜無害的笑容,慢慢走到我面前,抱緊了我。我活了這么些年,這個場面只在夢里見到過,腦子里什么都想不起來了,我輕輕抱住了她,該發生的都發生了。事后,她躺在我懷里,我忽然覺得我們的關系有點尷尬,幾年不見的老同學,一見面就成了這個樣子,說出來都不會有人信,特別是我的高中同學,就算有人信,他們也只會說小白菜被豬拱了,而很明顯的是我就是那只豬。楊橙萱應該不會想到這些問題,我感覺到她睡著了。我也沒有時間再想錢的事,居然想到了我跟楊橙萱的將來。就在我迷迷糊糊要睡著的時候,楊橙萱醒了,她嬌柔的身軀爬到我身上,吻住了我,我再次耗盡體力。第二天早上,楊橙萱穿好衣服,對我笑笑:你要對我負責啊!我如接圣旨,鄭重的點點頭。臨走時,她說這公司確實不錯的,如果你有錢的話可以再多投一點,賺錢多了,以后我們的日子也能更好些不是?我點點頭,說是。也是在那一天,我投了五萬,簽了一個分紅合同,但是我一直沒明白,我的工作到底是什么,而我居然也沒多想,股東的感覺好像很棒。一連幾天,我都是閑著,白天的時候他們都不在,說是去工廠了,讓我休息就行。晚上楊橙萱還是會過來陪我。有一天她跟我說:最近廠里要擴大規模,需要加大投資,如果我還有錢,就再投一點。我說我的錢都投完了,真的沒有了。她點點頭走了。又一天,她躺在我懷里,說這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如果能跟親戚朋友借點錢,等分了紅還他們就是了。我心中開始懷疑,開始感覺這件事不對,找借口推脫了。又過了一天,楊橙萱說,現在公司資金緊張,如果再拿不到投資的話,公司可能會破產,以前投的錢都有可能拿不回來了。我心痛無比,再次被扔進深淵,如果這時候還給你投錢,那我真是傻到底了。我說確實沒錢投了。楊橙萱說,能不能給你父母打電話,他們出面肯定能幫你借到錢的。我說我再考慮一下。第二天她過來問我考慮好了沒有,然后給我一張紙條,上面已經為我編排好怎么打電話給父母要錢了。我終于忍無可忍,說:這就是傳銷吧,楊橙萱原來你一直都在騙我。她說她沒騙我,而且都是為了我好。我不再理她,她說了幾句也就走了。我想收拾東西走人,發現門被反鎖了,走不了了,手機也被楊橙萱悄悄帶走了。下午的時候,有四五個男的來到我房間,把我帶到另外的房間里。房間在旁邊的一個村子里,密密麻麻都是居民樓。我進入房間的那一刻,終于見識到了真正的傳銷是什么樣子的,昏暗的兩個房間里有二十多個人,男的女的老的小的都有,莫名的臭味總是揮之不去。有個男的對我說,以后你就住這里了,多花點時間想想怎么弄到錢來投資,其他的就不要想了。我看著房間里面的人,想如果能把這些人團結起來,打倒這幾個男的跑出去也不成問題。但是我這個想法很快就破滅了,因為房間里有一個人突然站起來,激動地說:我想到了,有一個人肯定能借錢給我,把手機給我,我現在就打電話給他。有個看守的拿了個手機給他,他手忙腳亂的打電話出去,沒幾秒鐘電話就被掛了,再打過去已提示關機。只見他垂頭喪氣的把電話還了回去,看守那人卻鄙視的看了他一眼。看來這些人都被嚴重洗腦了,如果我貿然想聯合他們,搞不好先把我賣了。我忽然靈機一動,說:我也可以弄到錢了,讓楊橙萱把手機給我,我打個電話給我家人,他們肯定會給我寄錢的。那幾人開心的笑了笑,很顯然他們知道我剛投了幾萬塊錢,而且還沒有打電話給我家人,一般第一次跟家里要錢都會給的。有個人出去了,過了十多分鐘,楊橙萱親自把我的手機送來了,她笑著說:張桓,我就知道你有辦法的。我點點頭,接過手機,裝模作樣的準備打電話,然后我借口手機有點問題,扣出了電話卡,再把電話卡掰成了兩半。然后我被狂揍了一頓。我沒有哭,反倒是笑了。我不能讓我的家人和朋友知道我進了這樣的組織,這算是我最后的底線了。再說了,如果有一天我被洗腦了,難保不會打電話跟家里要錢。被打一頓也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害,都是皮外傷而已。我在這間屋子里和二十多個人呆了幾天,他們的男女關系極其混亂,而且可以說是明目張膽。吃的也是清湯寡水,幾乎沒什么營養。開始的時候他們著重監視我,后來也就把我當成其他人一樣對待了。每過兩三天會有人過來給我們上課,都是教如何跟親戚朋友要錢的。楊橙萱還來找過我幾次,說她不怪我,只要我相信她以后的日子肯定會越來越好的。我敷衍的應答著,表現出一副對她依依不舍的樣子,她提到錢,我說我一定會想辦法的。這些天里,我跟這二十幾個人幾乎沒有什么交流。大概過了十多天,又有幾個新人進來了,而我們這些人居然沒有一個從家里騙到錢的,有幾個人倒時不時的打電話出去,結果都是一樣的。這里越來越擠,看守的人對我們也越來越鄙視了。我以為我們會有放風的機會,可惜這些天里就沒讓我們出過門。我一直在尋找逃跑的機會,他們看守真的很嚴,入室門里面還加焊了鋼筋,加了鎖,我根本沒機會打開門出去。好在機會終于來了。新進來的一個人中,有一位跟我年紀差不多大的男子,看起來四肢發達,一臉的桀驁不馴。他進來的第二天就跟看守的人吵了一架,說這根本就不是人呆的地方。看守的沒理他,他一賭氣就把自己的飯碗摔了。第三天,到了吃晚飯的時候,送飯的就弄了點清水白菜來,他再次火了,直接把菜盆掀翻了,湯湯水水弄了一屋子,看守的有三人過來和他打了起來。我想不如讓事情再鬧大點,可能才會有用,趁他們都在圍觀打架的時候,我把房間里的被子草席衣服那些一股腦的扔窗外去了,本來我是想砸玻璃,但怕傷到樓下的人沒敢砸。終于,有人看到樓下扔的東西,上來問情況了。他們敲門的時候我們客廳里還在吵得不可開交,聽到有人敲門,他們不想把事情鬧大,才停了手。敲門的人說明情況,他們到房間里看了看才發現東西不見了,領頭看守那人指派了兩個人準備下去拿東西。我說我也去幫幫忙,領頭看守的那人說你不用去,在房間里面呆著就行。這時敲門那人說東西很多啊,兩個人拿不下的。我心想真是神助攻啊,如果我能出去一定要好好感謝一下他。果然,領頭那人為了不讓人懷疑,同意我去,他使眼色讓那兩人看住我。我們到了樓下,有的被子和席子已經被風吹出去好遠,二十多人的東西確實有些分量的,我跟他們撿了一些,他兩似乎也慢慢放松了監視,我跑到遠一點的地方撿也沒在跟著我。終于,近處的撿完了,我們分頭去撿遠處的,在一棟民房拐角處,我看他們沒注意,繞進去之后開始瘋狂的跑路。也不知跑了多久,但是我跑步成績還不錯的,如果跑到筋疲力竭的時候一般都要三四公里以上。我不管方向,不論目的一路狂奔,只有一個宗旨,能跑多快就跑多塊,然后漸漸往人多的地方跑去。最后,我終于跑不動了,汗水夾雜著淚水,坐在路邊,不知是哭了還是笑了。休息了一會,我想報警,但是想起來我居然連傳銷的窩點在哪里都不知道。我不敢逗留太久,繼續往前跑去。不久天就黑了,但身上沒一分錢,身份證也被收走了。其實我有一張卡里還有兩萬多塊錢。當時交錢的時候我留了個心眼,其實我有四張儲蓄卡,一張里面有五萬,一張有兩萬,另外兩張都只有幾塊錢。當時取錢的時候,五萬那張一次就取完了。楊橙萱說另外的卡也查一下,說不定有錢你忘記了呢。我當著她的面查了沒錢的那兩張卡,說看吧,確實沒錢了。她嘆了口氣,沒再查第四張卡,后來他們收東西的時候就收了我的身份證,銀行卡還給我留著,算是給我留了點革命的火種。但是現在我好像走上了一條公路,也沒有自動取款機,只能往前走了,看到車燈亮起來,我就躲在路邊的樹背后或者直接趴在路邊,車走了我在繼續走。好在這邊村子較多,沒多久我又到了一個村子,太晚了,我也沒去找取款機了,在一棵樹下睡了一夜。天亮的時候,我找取款機取了兩千塊錢,居然發現這里有到我們省會城市的客車,旁邊的辦事處給我補辦了臨時身份證,我上了車,這客車把我們拖到另一個地方換了大巴車,一天后,我終于回到了家鄉。后來我才知道,如果跑出來千萬不要再去火車站或是大的客運站,肯定有他們的人在把手。好在我們家鄉的到廣東打工的人確實多,隨隨便便都能湊出一車來,我也就這樣回來了。休息了幾天,我重新找了份工作,到現在幾年的時間過去了,雖然收入并沒有多大起色,但我一直踏踏實實的做事,沒在做暴富夢了。

文章標題: 誤入傳銷
文章地址: http://www.edmgkt.tw/article-95-198989-0.html
文章標簽:傳銷  誤入

[誤入傳銷] 相關文章推薦:

    Top
    体彩泳坛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