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to作文
你的位置:首頁 > 美文 > 原創美文 > 文章正文

白蓮閨蜜時刻準備,我一找好男人就勾走

時間: 2019-06-16 | 作者:瓶子 | 來源: to作文 | 編輯: admin | 閱讀: 508次

  把你的美好,裝進我的瓶子。

貳 瓶 子讓我陪你很久很久

  文/ 木木愛電影

1

  佳棋忘了在哪里看到的一句話:一個女人這輩子總會有兩個貴人,一個死對頭。一個貴人教你化妝,教你約會的技巧,另一個貴人跟你一起罵該死的情/人,討論離婚跟分手。

  佳棋覺得,這樣說來,兩個貴人她目前還沒遇到,但死對頭,已經有了,就是雪瑩。

  佳棋和雪瑩是小學到高中的同學,關系特別好。

  倆人的關系在高考前那年的寒假突然急轉直下。從那開始,佳棋處處躲著雪瑩。愧疚和后悔,讓她每次面對雪瑩,都選擇退縮。

  不知是巧合還是雪瑩有意為之,大學,她倆又上了同一所。從老師那里聽到雪瑩的錄取學校,佳棋告訴父親,她想復讀,可那時的父親,已是泥菩薩過河——自身難保,他長時間垂著的頭,腳下堆起的一個個煙頭,讓佳棋退讓了。

  幸好的是,倆人雖然在同一所學校,但不同系不同專業,如果小心點,可以不碰面,佳棋懷著這樣的心理,小心翼翼翼地繞著所有雪瑩可能出現的場合走,但命中注定,人的想法還是擺弄不過命運的輪盤。

  佳棋在食堂的一個窗口等飯,她特意選了這個時間段,為的就是不和雪瑩遇上,聽到身后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她的心先是一慌,再是一涼,咬咬牙,盡量用平靜的表情掩蓋住內心的波浪洶涌,擠出一個笑容轉身。

  “嗨!”

2

  她的笑容在下一秒崩裂。

  昔日閨蜜的身邊,站著自己暗戀的學長。雪瑩的手,正和學長的手十指交纏。

  自此開始,雪瑩就成了佳棋宿舍的常客。佳棋天天早出晚歸,也躲不開她的有意糾纏。

  雪瑩來找她,她若不在,她就和同室友們大談特談。佳棋忘了,雪瑩原本就是個健談活潑的人,又看過很多書,任誰提一個話頭,她都能接住,三言兩語繞到自己熟悉的領域,她又有那樣一張巧嘴,說得天花亂墜、形象生動,讓人聽得欲罷不能。

  很快,室友們就在佳棋面前對雪瑩贊不絕口,她們說:“佳棋,你這個閨蜜真不錯,知識廣博,人又漂亮,且還沒架子,聽說你們從小學開始就是好朋友,怎么從沒聽你說過她呀?”

  佳棋吶吶轉移話題。

  有時候,佳棋回來了,站在門口,靜聽里面熟悉的聲音高談闊論,聽著雪瑩在別人的追問里步步深入,她都能想象,這時出現在雪瑩臉上的,必是那種讓人喜歡又討厭的故意賣關子的神情。

  曾幾何時,雪瑩也是這樣給佳棋講各種傳奇,或是講她自己胡編亂造的故事,而佳棋呢,手撐著下巴,一雙眼緊緊盯著她,聽得如癡如醉。

  對雪瑩的主動,佳棋只覺得像一個牢籠,一個桎梏,一條鎖鏈。她來得越頻繁,佳棋就覺得自己被那條鎖鏈拘得越緊。

  佳棋覺得,再這樣下去,遲早一天,自己會被這條鏈子逼瘋,或者,勒死。

  唯一能解開鎖鏈的鑰匙掌握在雪瑩手中。

3

  大二暑假,父親發現女兒的神色比以前更加郁郁,他知道雪瑩和女兒上了同一所學校,依雪瑩那個孩子的脾氣,肯定會把對自己的怒火全部發泄在佳棋身上。

  她們以前有多好,現在她就有多恨。

  可是他有什么辦法呢?除了一些蒼白的言語。

  因為那件事,他丟了工作,連續到其他機構三次應聘,每次干不了多久就會因為之前的傳言被勸退。

  想他一個堂堂重點高中的主任,因為偶然的一件事,被貼上“不配為人師、恐誤人子弟”的標簽,在幾十年順風順水的教書生涯后,現在,竟求都求不到一碗飯吃。

  對一個正當壯年、事業心極強的男人來說,這是多么令人痛苦的事啊!

  佳棋也沒有辦法。她沒辦法告訴父親,雪瑩在學校和自己的相處日常。她敏感地覺察,只要自己對某個異性表現出好感,或某個異性對自己有好感,無論有無進一步接觸,隔不了多久,那個男生就會出現在雪瑩身旁,且舉止親密。

  最悲哀的,她明知道,雪瑩是故意的,不但故意,她還會把這種事繼續做下去,但自己卻毫無辦法。她不知道,這樣的情況什么時候是個頭。

  但這些事,佳棋怎么能和父親說呢?父親已經夠頹喪了。

  而且,在佳棋心里,越來越覺得父親做的并不是什么十惡不赦的事。他在那件事里表現的只是一個父親為救女兒的下意識行為而已,只可惜世人對人,從來是寬于律己,嚴于待人。他們不聽分析,不換位思考,只會按自己的心意行事,和評判別人。

4

  高考前的那年寒假,雪瑩像之前的很多次一樣,到佳棋家來一起學習和玩耍。

  雪瑩的父母早逝,家里只有年邁的爺爺奶奶,聰明的奶奶見她和佳棋對脾氣,經常慫恿、鼓勵她們一起學習一起玩。

  佳棋的父親是老師,在學習上能幫到她們很多。尤其上高中之后,如果不是佳棋父親,自己很可能學不動。

  以前,兩個女孩也經常這樣,一待就是一整天,舍不得分開時,晚上還會留宿。這天就是這樣。

  雪瑩給佳棋講故事,關鍵時候,見天色不早,來了一句“欲聽后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說罷收拾東西要走,佳棋正聽得過癮,怎么肯放,她藏起雪瑩的外套,拽著她的胳膊,拼命挽留。

  見此情景,佳棋父親笑著對女孩說,他去告訴雪瑩的爺爺奶奶一聲,今天晚上就讓雪瑩在這住。

  佳棋爸爸出去傳話,路上碰見個熟人,多聊了幾句,回來晚了些。

  走到巷口,就聽見家的方向人聲鼎沸,黑暗中,人影綽綽,他拉住一個人問,才知道自己家那棟樓不知怎么起了火。

  想到家里的兩個女孩,他奮力往樓上沖,有人給他身上扔了一床被水打濕的被子,又追上來遞給他一個濕毛巾。

  靠著這兩樣裝備,佳械父親沖進了屋子,兩個女孩已經被驚醒了,佳棋還有些糊涂,雪瑩摟著她,拼命想往外沖。

  聽見父親的聲音,佳棋大聲向他示意方向,見對方向這邊移動,雪瑩準備先把佳棋推過去,哪知,佳棋父親接住佳棋,又向她伸出手。

  雪瑩非常感動。

  她沒有父母,從不知道父愛母愛為何物,就是貪戀同樣沒有母親的佳棋有這樣的父親寵愛,才愿意和她在一起。以前,佳棋父親對她們一視同仁,對她甚至比對佳棋還要耐心,夸她的次數比夸佳棋多,她以為,這就是,父親對孩子的愛。

  現在,危急關頭,他仍不忘自己,更證明了這一點。女孩覺得自己何其幸運。

  她甚至想,萬一有危險,她會把生的機會讓給他們,哪怕自己受傷,甚至死亡。

  三人靠著濕被子掩護沖到門口,旁邊發出“咔擦咔擦”的聲音,有什么東西被燒炸,眼看一塊木頭要砸到她們身上。

  雪瑩暗中蓄力準備推開父女倆,就在這時,一股大力突然甩開了她,乍然失力,她不由往后一跌,木頭砸到她面前的地上,原地跳了兩下,繼續灼灼燃燒。

  眼前的兩人裹著被子,消失在門外,雪瑩跌坐在地上,手拄到一個滾燙的物件,卻感覺不到疼痛。

  她被人甩開了、丟下了、拋棄了。

5

  雪瑩左手直到胳膊肘,留下一塊大疤。她是被消防官兵們救出來的。

  醒來后,雪瑩就變了個人。

  她仍然常常笑,但熟悉她的人知道,那笑只是表皮的,達不到心里。她仍會和佳棋打招呼,只是不再去她們家里。別人明顯感覺到,佳棋和父親也躲著雪瑩,他們就像做了虧心事,面對自己時,坐立難安。

  雪瑩更加確定自己心中所想。爺爺奶奶的勸說也打消不了她心里的執念。她對爺爺奶奶所說的“當時事不由人”嗤之以鼻——什么“事不由人”,就是自私!

  但她沒有報復,或者說,她沒有明著報復。她只是有意無意在人前露出自己的兩只胳膊,自然有人問疤痕的原因,總有人愿意充當講述者,當講到佳棋和她父親沖出屋子時,有人問:“雪瑩,那時你怎么了?”

  雪瑩就會紅著臉、盈著淚,支支吾吾的樣子讓人遐想無限。

  人類的想象力是無窮的,又常常可怕的準確,她們拼湊出的故事幾與真相無疑。佳棋父女生死關頭拋棄雪瑩的事就這樣在當地傳開。

  好事者義憤填膺:這樣的人豈能繼續站在講臺上?讓他帶學生,豈不誤人子弟?憤怒的呼聲越來越高,佳棋父親很快下臺。

  自始至終,他們沒來找她,她也沒去找他們。

  心理學上有個說法,人在童年時受的傷,會在他的心里終身留下傷痕,終其一生,他都會想辦法來治愈這個傷,雪瑩覺得,這個說法同樣適用于青年。

  高三的這場火災里在她心里留下的陰影,她將終其一生,活在這個陰影里,她不想這樣,所以,她必須學會自己治愈。

  他們在最關鍵的時刻甩開了自己,這是對友情的背叛,也是對雪瑩第一次對人信任感的背叛,后者比前者更嚴重,她從此不再信任任何人。

  佳棋的父親失了心愛的工作,并且接二連三;佳棋失了喜歡的男孩,并且接二連三;雪瑩自己失了善良的本性。

  三個人都很痛苦,但不知怎么化解。

  雪瑩住院時,佳棋父親見過她爺爺奶奶不止一次,他猶豫再猶豫,糾結再糾結,仍是說不出自己甩開雪瑩手的那一幕。

  老人把他當知心人,對他哀哀哭泣,訴說雪瑩這個孩子的不幸,他更說不出口,只想逃離。

  他拿出過錢,說給雪瑩治疤,這錢最后被雪瑩親自送回來,她說,她要留著這個疤,看到這個疤,她才會記得教訓。

6

  就這樣月復一月,年復一年,轉眼到大四。

  佳棋好不容易被一家好單位錄用,沒過幾天,對方又說弄錯了。佳棋的最后一根弦崩斷了。

  她肯定,這又是雪瑩搗的鬼。她約雪瑩在樓頂見面。

  夏日的風,帶著微燥,讓人的心也靜不下來,只想冒火。

  昔日閨蜜站在樓頂兩端,如站在地球的兩極,她們看著對方,找不到多年前的自己。

  佳棋問雪瑩報復夠了嗎?如果沒夠,盡管放馬過來,她奉陪到底。

  佳棋說,她聽父親說是他先甩開雪瑩的手,她開始還覺得羞愧,怨父親,恨父親,和父親幾天不說話,她到醫院看雪瑩,聽到昏睡中的雪瑩驚叫:“別放開我!別不管我!”她心痛如絞。

  她想過用自己的一切補償,只要雪瑩接受。因為她們是最好的朋友。

  可是呢,父親的好意被拒絕,自己上門探望被拒絕,接著就是,父親連續失業,自己一次又一次感情被截胡,她看著雪瑩一天天變得面目全非,不愿意自己有一天也變成這樣子。

  她知道她心里有怨有恨,那就讓她來好了,她接著便是;她想的是,怨和恨總有消失的一天,雪瑩總有一天會想通,會放下,她等便是。

  可是現在,她覺得雪瑩越來越過分了,執迷不悟,不愿回頭,難道要拿這件事要挾他們一輩子!那可不能!她不想等了。

  “你說說看,究竟做到什么地步,你才能收手?說實話,我現在并不覺得父親的做法有什么大錯!

  如果把他從那個特殊的職務上脫離開,單純以一個父親的身份,他做得根本不算錯,當然最完美的應該是,他當時應該犧牲自己或者我,救出你,可你要知道,那是火場,不是小說,容不得你東想西想,他只是跟著自己的直覺走罷了!

  他已經為自己的失誤付出了代價。我們都為這件事付出了代價。他的和我的,加起來,還和你心目中的距離差多少?告訴我,我給你一個滿意的答復。”

7

  樓頂對峙之后,雪瑩從佳棋的視線中消失了。

  像是壞運氣到了盡頭,否極泰來,佳棋的父親突然就找到了工作,一所私立學校愿意聘用他。

  而佳棋自己,接到了另一家單位的錄用電話。這時她也從同學口中得知,先前的那家單位的確是沒有錄用自己,他們早有內定名額,錄用自己只是個幌子。

  聽說雪瑩找了另一座城市的工作,離家很遠。

  工作后的第一個長假,佳棋陪父親到雪瑩家探望那對老人。雪瑩到單位報到后,父親會偶爾過來看看有沒有需要幫忙的地方。

  一進院子,他們被擺著的大箱小箱驚住了,雪瑩的奶奶笑呵呵迎出來,她說雪瑩出息了,在單位附近租了房子,要接她和爺爺進城享福呢。

  臨走的時候,在巷口迎面碰上外出買東西的雪瑩,一見面,雙方遠遠就站住腳,靜立在原地,不知怎么開口。

  半晌,佳棋父親先走上去,他對雪瑩再三鞠躬:“對不起,孩子,幸虧你沒事。否則——”

  中年男人已經完全沒了當年的意氣風發,兩鬢斑白的須發在風里飄飄搖搖,他哽咽著一聲聲說“對不起”,不敢抬頭看雪瑩的眼睛。

  雪瑩哭了,笑著還一句:“幸好,我活著,所以,您可以放下了。”

  她朝著佳棋走過來。她先開口。她說,我一直在等你們,等你們一句道歉。不管你父親身份職務如何,你該知道那種場景我留下的嚴重后果,如果不是消防官兵,我今天——”

  她說不下去了,因為佳棋狠狠抱住了她。

  “對不起!對不起。”耳邊傳來閨蜜的哭聲。

  事隔多年,她們終于學會和解。

  放下,是放過對方,也是放過自己。

  走出很遠,佳棋忍不住回身看了一眼,她看到,雪瑩還站在原地,遙遙地望著自己。見自己回頭,她舉起一只手,輕輕揮了兩下,臉上露出一個悵然的笑容。

  這秋日的街頭,兩個昔日好友站在街的兩端,遙遙看著對方,眼里是千言萬語,但她們都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

  如果快樂太難,那讓我祝你:此后一生平安。

  這,就是,成長的意義吧。

  每個人,都要為發生過的事付出自己的那份代價。

  (本文完)

  美瓶美物:

  豬隊友兒媳神操作,把婆婆坑進ICU

  老公什么都給我,就是不給夜生活

  往期好文:

  實錄:老公每打我一次,我就安心一分

  實錄:老公每打我一次,我就安心一分(下)

  戲精渣男算計多,遇見我全白搭

  我給小妖狂點贊,多謝她勾走富男友

  多抽兩張衛生紙,摳門婆婆追著我教訓

  - END -

  每個人,都要學會和生活和解,與人和解。人生就短暫,不過百年,一直糾結放不下的事,怎么會開心呢?

  好啦,一樣,不管喜不喜歡,

  來了我家,就不許走了哦~

  關注置頂?“貳瓶子”,讓我陪你很久很久。

  把你的美好裝進我的瓶子

文章標題: 白蓮閨蜜時刻準備,我一找好男人就勾走
文章地址: http://www.edmgkt.tw/article-95-198958-0.html
文章標簽:我一  白蓮  人就
Top
体彩泳坛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