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to作文
你的位置:首頁 > 美文 > 原創美文 > 文章正文

把苦難當做一場游戲,有輸有贏反倒讓人上癮

時間: 2019-06-16 | 作者:沐風FM | 來源: to作文 | 編輯: admin | 閱讀: 49次

  生命有很多種可能,哪怕它還有1%的可能都要盡100%的努力!

  ——沐風

  主播 | 沐風 

  片尾曲 | 往日時光 - 譚維維

  以前錄過一篇文章,文中說到:“在你堅持不下去的時候,去醫院走走,你會發現還有很多比你慘得多的人,自己受到的委屈和他們相比根本算不了什么。” 我們曾因為工作的勞累感覺天昏地暗,也因為曾經許諾攜手天涯愛人的再見痛得不能自已,更因為多重壓力以為自己再也扛不住了..……

  但是你要知道,如果你有著健康的身體,你就已經一個很幸福的人。所以,生命有很多種可能,哪怕它還有1%的可能都要盡100%的努力!

  最近收到一位聽眾的來稿,看完之后,讓我感到心酸又勵志,也讓我對生命有了新的審視。這個世界有一群癲癇癥患者,他們是病人,可看起來和普通人毫無兩樣;他們是患者,可他們想要得到的關心又似乎與別人不一樣。

  注:文章結合聽眾稿件與口述整理而成,文中小奈為化名,已獲得聽眾同意,進行群發推送。

  小奈是個活力滿滿的男生。

  高中時期,不論是在同學眼里,還是在老師、校領導眼中都是一個充滿青春氣息的少年,也以優秀的成績考上了大學。他不僅專業出色,而且也積極參加各個社團組織的活動,獲得了很多獎項。

  畢業之后,也因為這份活力和出色的專業能力很快站穩了腳跟,得到所有人的認可。然而,上帝卻是一位令人尷尬的喜劇導演……兩年后,小奈查出了腦電波異常放電,俗稱“癲癇”。

  小奈告訴我,他曾經有無數次打算放棄自己的念頭。 

  第一次是在實習單位。

  小奈做著自己最喜歡的工作,領導同事特別喜歡他,努力吃苦,又有能力。可是因為這個病,領導在最終決定是否留下他時,猶豫了……

  以為自己很堅強的小奈,在和領導吃飯的時候,說著說著,便拿起飯碗遮掩著自己的臉,不想讓自己的眼淚被人看到,最后實在沒忍住,還是哭出了聲音,領導什么都沒說,去外面吸了支煙,一去就是一個小時……

  最后,小奈離開了這個城市。

  媽媽問他為什么換工作?單位不錯,自己也喜歡。小奈不想讓媽媽擔心,笑著和媽媽說:因為夢想!媽媽看著小奈尷尬地笑,其實心里什么都明白了。

  第二次,是小奈談了兩年的女朋友選擇離開的時候。

  小奈說,體會到一種絕望:“你以為彼此相愛的愛人最后卻只是,你以為而已。”以為就要走進婚姻殿堂的兩個人,對方卻牽著了別人的手。

  小奈決定離開那個城市,那個讓他傷心流淚的城市。

  他到網上隨意投簡歷,無所謂待遇,無所謂工作時長。

  媽媽再次問他:怎么了?為什么要換工作? 小奈回答道:因為夢想!媽媽也沒有阻攔,給到身上空無一物的小奈生活費,讓他自己去闖,去選擇。 

  小奈出發了,租住在了一個只有五平米的小房間,但這并不要緊,因為這只是一個睡覺的地方而已。

  之前是因為愛情,現在出發是為了自己。

  這次他不想遮掩,他非常坦誠地和老板說出了自己的情況,老板低頭猶豫了好久說到:我不怕你的病,但你得跟我保證一定好好照顧好自己!畢竟你不止是自己的。

  小奈笑了~

  就因為老板的這份信任,他異常努力地工作著,憑借對這個行業的了解和視野,對單位崗位進行改革調整。事業蒸蒸日上,意氣風發。

  年終大會上,小奈作為優秀員工代表,站到臺上演講,他說到:“首先我最感謝的人是……”砰,話沒說完,便倒在了地上……全場轟然,只有老板明白怎么回事,跑到臺上解釋了句:“這家伙昨晚跟我喝酒喝多了。”

  外面下著雨,但老板扛著他就往醫院跑! 幾分鐘后小奈慢慢醒過來,發現自己在老板肩膀上,便立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喊著,快放我下來!老板給他擱地上,吐槽說,你特么平時看著瘦不拉幾,怎么這么重! 

  雨水這時不算大,但兩個人的衣服都濕了,最后小奈被送回了家。

  年終大會上,所有的股東都在,清楚的人一眼便看出來了是什么情況,最后紛紛要求辭退小奈,表示不敢承擔風險。老板扛不住壓力,約著小奈到平時經常去的一家小店喝酒。

  他早早地在店里等著,開好了一排的酒,與小奈說:“明天不上班,今晚敞開來喝!” 見這樣的場景,小奈心里多少明白什么意思了。 

  幾瓶酒下肚,兩人都有些微醺,老板說道:“我是真把你當兄弟,也真不愿意看到現在這場景,更不想自己來做這些決定,哥們兒,希望你理解我...” 

  小奈一句話都沒說,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只是覺得這樣的場景這么相似,只是這一次,他沒有哭,只是沉默著,喝著。這晚,雖然兩個人喝得都有點多,但小奈卻異常地清醒。

  第二天,小奈把所有的東西全部都收拾好了,早早地去到單位遞上辭呈,自己為這段工作做了一個終結。他沒有吵,也沒有鬧,反而很冷靜,同事和他打招呼,他依然笑嘻嘻地回應著,可誰都不知道他心里的痛。

  他撥通了媽媽的電話:“媽,我累了,想回來了。”

  媽媽簡單地說了聲“好”。

  小奈一個人呆坐在沙發上,心里百般滋味:為什么要是我? 命運究竟要怎么樣?需要我承受多少苦才愿意給我一些許安穩?悠悠世界竟然沒有一個自己的容身之地... 

  回家的一個月里,小奈如同行尸走肉,吃吃睡睡看電視,整日如此。這日子舒坦嘛?真舒坦。啥事不用想,啥事不用問。

  可也真是不像人過的日子,小奈又按捺不住了,人活著畢竟不只是活著,還應該有靈魂地勇敢綻放。

  站在鏡子前,看著許久沒刮的胡子、油膩的頭發、濃重的黑眼圈,小奈被這樣的自己嚇了一跳“我他媽是有多久沒好好看自己了?”

  不該這樣啊……

  他出門了,面容依然頹廢憔悴,可眼睛里卻有了一絲光亮! 

  整理好儀容,收拾好行李,要出門了,可卻也沒有想好要去哪里。既然如此,那就去遠方吧!西藏,稻城……

  小奈對我說,所有知道他身體狀況的人,都對他說:“不要去,你比較特別,我擔心你,我不放心!”“你這太危險了!”甚至說,“你不要開車,你出門要有人陪同,你吃飯...你睡覺...”

  他苦笑了一下,告訴我之所以跟我講這些故事,是因為在稻城山巔和我領悟了同樣一個詞“簡單”。

  世界很復雜,可我愿意一直簡單,每個人的生與死都在一瞬間,你攔是攔不住的,既然如此,干脆坦然面對,簡簡單單做自己!

  小奈還是出發了,走了很久很久……

  背著個沉重的行李包,膚色由白轉黑,頭發也越來越長。這期間遇到突然的暴雨,經歷過夜晚逼近的狼群,看到過漫天絢爛的星空,見過深山迷霧中升起的朝陽,也聽聞路途中各種奇聞異事。

  一直在稻城的山頂,怔怔地站立著,七八級的大風吹在身上也毫無知覺,只是回想這一路走來所經歷的種種,那些心酸、隱忍、失落、絕望……他蹲下身子抱著自己痛哭起來,可痛哭后他卻釋懷了,真的釋懷了,哪有那么難啊……

  無論有沒有這個病,誰不都是冷暖自知嗎?認真地生活,認真地工作,學會愛自己,不要活在別人的目光里。簡單點,再簡單點……

  小奈下山了,給媽媽打了個電話:“媽,我想回家了。”媽媽輕輕說聲“好”。

  只是這次,長長的頭發被剪刀切斷,利落的發型讓他仿若重生,也換上了帥氣的襯衫,現在他不會在因為質疑而憤怒,也不再因為別人的逃離而失落,不再活在別人的目光里,他也終于成為了他……

  他點了根煙:“偶爾感到上天不公,偶爾也發牢騷,轉眼又覺得不公也是一種公平,有人享受歲月靜好,也總得有人承受苦難,如此那就把苦難當做一場游戲,有輸有贏反倒讓人上癮。”

  故事就講到這里。

  我也不知道該給故事升華成什么樣的感悟。

  小奈或許是有些特殊,但也很普通,一樣可以正常生活,和平日里沒有任何不同。

  如果世界能對他報以正常的眼光,不要害怕,不用躲避,甚至不需要他人的特意關心。把他們當做普普通通的人,就是對他對這個群體最大的溫柔。 

文章標題: 把苦難當做一場游戲,有輸有贏反倒讓人上癮
文章地址: http://www.edmgkt.tw/article-95-198946-0.html
文章標簽:讓人  上癮  當做
Top
体彩泳坛夺金